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台湾人看大陆剧 >> 正文

【荷塘】刘老汉轶事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1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刘老汉家住小刘庄乡小刘庄社的小刘庄湾,在湾里人送外号“尖尖能”。最近连续发生的几件事使刘老汉更加“声名远扬”。

第一件事是“拉猪“事件。那天,乡上逢集日。刘老汉没有去赶集。早早吃了下午饭,就到村口的大树下去乘凉,顺便看看大路上赶集回家的有没有熟人,他想和人聊聊。

熟人倒还没有遇到,却看见了一头肥猪在路边溜达。

“谁家的猪?”他四下望去,路上的行人好像都不是猪的主人。他寻思,现在家家都有养猪温棚,咋会让猪在路上乱跑,何况这么大的肥猪。越想他越坚定了自己的判断:这一定是赶集的猪贩子车上掉下来的猪。

一种前所未有的喜悦把刘老汉的眉毛都笑弯了。

他赶紧回家拉上架子车跑了回来。老婆子在隔壁邻家浪去了,他都没有来得及叫上。边跑边把在村口溜达的闲汉三又叫上,说自家的猪跑了,让三又来帮忙拉拉。三又是村里有名的二杆子,是那种打娃娃骂老子、欺负人家大嫂子、给支烟能下地、给个馍能上天的主。三又见刘老汉给自己递来香烟,忙不迭的接了,屁颠屁颠地就和刘老汉撵了这只猪走了。虽然这是只大肥猪,但这俩人赶前撵后,半天了楞是抓不住。恰巧这时三寡妇从这里路过,见这二人的狼狈样,着实一顿嘲笑。

“噫,戛戛戛,俩位大哥这是干什么呢?看,看!气也喘了、汗也淌了、汗褂子也扯了,这是干甚呢?”

“干甚---呢,你那长的俩眼睛是------是奶娃的?看不来我们长气连------连不上短气在拉猪?”三又气喘吁吁的训着三寡妇。

刘老汉见三寡妇问,就说自家猪跑了叫她来帮忙,好快些拉住这只猪。

“看把你俩笨的,趔开,我来!”

刘老汉和三又一听,巴不得的让开了。

那猪这时早已被他二人撵的大汗淋漓,它喘着粗气,把地上的尘土冲的唰唰直冒。看来,它已经筋疲力尽了,再有一会儿,肯定会累的爬下。但是猪还没有爬下,他们俩人却先撑不住了。

只见三寡妇接过刘老汉递来的绳子,边走边朝猪放开嗓子吆喝开了。

“唠唠唠------唠唠唠------啊唠唠”。

说来也怪,那猪真听话,竟一动不动的站住了。三寡妇趁那猪楞神的一刹那间,“嗖”的一下,就把绳子的活扣套在了猪后腿上。这工夫间,刘老汉和三又猛地一拉,猪后腿就被扯在了空中。猪又被惊的厉声惨叫了起来,吓得三寡妇也发出杀猪般的叫声跳开了。

“拉住了!拉住了!”

猪凄厉的惨叫声淹没了三又和刘老汉的叫声。刘老汉见猪已被套住,就催促三又快些往架子车上装猪。很快他俩就把猪抬上了车子,任凭猪挣扎嚎叫。刘老汉拉起车子就跑,三又见势也随后跑步撵来了,三寡妇也跟来了。

“哎------哎,你是啥球人么,人给你帮了忙连句话都没有?”

刘老汉边跑边回头对三寡妇吆喝了一声:“他三婶,麻达你咧!”

到了刘老汉的大门口,大门开着。刘老汉的老婆也浪回来了,在门口树下纳鞋底。见刘老汉日急慌忙地拉了一头猪回来,急急忙忙放下鞋底撵到院子里。

“老头子,咋来的猪?”

刘老汉见三又和三寡妇已进了院子,就训起了老婆子,想叫老婆子少说话以免露馅。

“趔开,胡言甚,这不是咱的大肥猪吗!”

刘老汉老婆一看刘老汉这吃人似的样子,再没有敢多言。三又和三寡妇见说心里顿生狐疑,但只是相互看了一眼也没有喘声。

正当他们几个往下卸猪时,“突突突突”,一辆摩托车开进来了。刘老汉当时吓得停了手。来人停好车,取下了头盔、摘下了大墨镜。在场的人这才看清,原来是三寡妇的儿子烈娃。烈娃虽然打小离开爹,但母亲三寡妇守寡多年,终于把他拉扯成人。他这几年学习温棚养猪经验,已赚了不少钱,成了远近闻名的“养猪状元”。

这时,其他人还没有来得及问烈娃,烈娃就跑到车子跟前看了一眼猪。一见猪喘着粗气卧在车上不动弹,嘴角的涎水把车厢板湿了一大片。就气急败坏地把三寡妇一顿训斥。

“妈,你这是干甚呢?没钱花你就言喘呢么,你咋就敢卖我的良种猪呢?啊?你看把猪弄成啥样了?”

“啥?这是咱的猪?”

刘老汉俩口儿、三又、三寡妇一听全明白了。三又一看架势不妙,嘴里咕噜了句“啊------我------什么------忙------走了”,一转身,溜了。

三寡妇仅仅楞了一下,就伸出双臂扑向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刘老汉。“唰”的一下刘老汉防不及脸上就是几条血痕,接着她就连哭带骂叫嚷开了。刘老汉顾不得脸上的血及疼痛,紧慢赔着不是。

“大妹子,别嚷,别嚷,有话好说------好说。烈娃,好说好说”。

“好说你妈的x,你个坏种儿,你把我骗上给你拉猪还说是你家的猪,我说那猪咋听我的话。看把我家猪弄成啥了,赔,你赔!”

原来,烈娃中午赶集回来,发现一只猪不见了,就跑出来寻找,结果有人说好象村头有猪叫唤,烈娃就一路问来了。原先他还以为是他妈把猪卖给了刘老汉,这时才听明白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刘老汉一见自己做的事漏底了,再加上门口已经围了好多看热闹的人,而且烈娃的脸色又那么难看,就赶紧掏出几张纸币来往烈娃手里塞。

刘老汉老婆也在旁边给烈娃下话。

“好烈娃呢,你叔糊涂了,你就饶过他吧!”

最后,还是村里的治保主任张大宽出面调解才处理了这事。张大宽批评了刘老汉,让刘老汉负责猪就医的全部费用这才了事。

就这一件事,让刘老汉在村里的坏名声顿时传开了。按理说,刘老汉应该引以为戒,但他就是改不了爱占便宜的坏毛病。时间不长,又发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“卖猫”事件。

那天下午,村里来了一个收猫的小贩子。这个小贩家在邻近的曲村,经常做一些贩猫贩狗的小生意。当他路过村里的大槐树时,村里的几个小媳妇在树下乘凉。见小贩吆喝,就有人和他搭讪。小贩一看是本家的远房侄女燕子,就停下自行车和燕子聊了会。燕子边和他说着话,边揭开他装猫的篓子。一看,咦!怎么自己娘家的大狸猫在里边。一问,小贩说这是刚才刘老汉卖给自己的,怎么会是燕子娘家的呢。怕是看错了。燕子又把猫抱出来再仔细地看了一遍,确信是自己娘家的。就让贩猫的堂叔等一会儿,自己则回家骑上摩托叫娘家人去了。一听这事,其他的小媳妇也围到一块唧唧喳喳议论开了。

不一会儿,燕子就把娘家妈捎来了。燕子的摩托还没有停稳,妈妈就已经跳下车奔到人群里。一看,正是自家丢失三天的大狸猫。

原来,燕子家的猫前几天闹春,晚上嚎叫的让人难受。燕子她妈就把它放了出来。结果不知怎么却到了刘老汉家,被刘老汉卖给了猫贩子。可想而知,气急败坏地燕子她妈和燕子能轻饶了刘老汉?

最终,这件事又以刘老汉退钱赎猫而遭人唾骂而结束。本来人家还要他赔偿其他费用五十元钱,还是别人好说歹说,燕子和她妈才没有坚持。但不管怎么,他被骂得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才了事。

我又想说按理说怎么怎么地,但刘老汉的字典里就是没有这样的字眼。他被这俩件事弄的臭名昭著,但他不在自己身上找问题,却固执的认为是别人和自己过不去。他寻思着一定要找一个机会,也收拾收拾别人,好出出自己心里的窝囊气。

机会来了!

那是立秋的一天,老婆子头痛,正好那天逢集。他就带老婆准备去乡上看病。正在他发愁没有人看家时,外孙来了。刘老汉没有儿子,只有俩个女儿已经出嫁。刘老汉为了让女儿照顾自己方便,把女儿的婆家找的很近。今天来的外孙是大女儿的孩子,家在二里外的霍村。刘老汉见外孙来了,就叫才十一二的小外孙给自己看家。临走时特意安顿,叫他看好栓在大门外的大种公牛。说起刘老汉的大种公牛,那确实是刘老汉一生的荣耀。那牛是正宗的庆阳早胜牛,体壮膘肥、高大威猛。配一次种五十元钱,这牛已经为刘老汉赚了不少钱。外孙见说,点了点头。刘老汉俩口走到门外,他又折回来掏了五毛钱给外孙,又叮嘱了一番。

刘老汉走后时间不长,霍村的霍子卯就吆着一头发情的母牛来了。霍子卯一问,小孩说外爷赶集去了。他准备把自己的牛栓在旁边的树上。可是一不留神,那发情的母牛“嗖”的挣脱了霍子卯手里的缰绳,跑到了刘老汉的公牛跟前。由于刘老汉把缰绳放的长,霍子卯紧赶慢赶,那公牛还是以不容置屑般的执着坚决的爬上了那母牛的脊背。母牛温顺的支撑着公牛沉重的躯体,幸福地伸长脖子大声的呻吟着。霍子卯眼睁睁地看着公牛喘着粗气从母牛身上下来,气得直跺脚。那小孩没有见过这阵势,吓得傻乎乎地站在那发呆。霍子卯见墙角立着一根搅草棍,掂起就把自家的牛一顿乱打,边打边不停地咒骂这惹事的牛。

“我把你个骚孙,我看你再骚-------再骚-----”

牛被他打得调头就跑了他也没有管。只见公牛顺着母牛去的方向“哞哞”的叫着。霍子卯见这情景,恨不得杀了那牛,可惜不是自己的。

霍子卯喘着粗气坐在了地上,他知道刘老汉是个难缠的主,不知怎么处理这事。就掏出烟锅装了一锅烟抽起来。

这时,刘老汉的外孙从惊恐之中醒过来,挪了挪脚步站到了霍子卯面前。

霍子卯一看这孩子,心里一亮。只要孩子不说不就什么事也没有吗!他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五十元钱,塞到孩子手里,如何如何的教孩子自己拿上钱不要给外爷说。孩子点点头,霍子卯才放心的寻自家牛去了。

孩子就是孩子。当刘老汉回家后发现公牛周围的牛蹄印,对外孙三喝两吓孩子就说了实话。因为孩子和霍子卯同村,虽然说不上他的名字,但三形容两形容刘老汉就明白是谁了。刘老汉接过孩子颤噤噤递来的五十元钱,先是想反正钱没有少挣。后又一想,不行,这是个好机会,一定要诈回前几次损失的钱。

他连饭也没有给外孙吃,就叫他赶紧回村去叫霍子卯。外孙一看外爷铁青的脸色,吓得赶紧跑了。刘老汉的老婆一看,知道老汉又要胡整了。刚要准备劝他,被刘老汉吹胡子瞪眼睛的也吓回去了。

再说霍子卯,从刘老汉家出来在,一路上没有找见牛,心想可能回家了。

他就一路不安的回到家,牛果然在槽边吃草。老婆见他回家来气色不好。问他,他脱了鞋坐在炕沿上正说着,刘老汉的外孙就来了。他一见,心里想,完了!有事了!

霍子卯听刘老汉叫他,只得跳下炕翕上鞋跟上走了。到了刘老汉家,他赶紧给刘老汉赔不是,说好话。但刘老汉不听。刘老汉说自家的种公牛这几天感冒了,不行种事。现在霍子卯私自动用自家的牛,出了事咋办?最少也得叫霍子卯出五百元钱,否则就把牛两万卖给霍子卯。

霍子卯一听,这不是讹人吗!两人就在门口吵了起来。你说也怪,该来刘老汉的“尖尖能”不能得逞。

正当他俩吵的不可开交时,村干部领着县上的杨县长来了。杨县长原来是小刘庄乡兽医站的站长,他们俩人都认识杨县长,而且刘老汉的种公牛就是杨县长当站长时给刘老汉联系买的。刘老汉一见杨县长,心里先一慌。

“来了,杨------杨县长!”

“呵呵,老刘,干什么呢?”

“没-------干什么,闲-------谝呢。”

霍子卯看县长和其他干部也在,心想,如果自己不说,那今天怕是真的要被讹了。他就对杨县长一五一十的诉说了今天的事。杨县长听了哈哈一阵大笑。笑得刘老汉直发毛。

杨县长笑完,走到牛跟前揣揣摸摸了一会,郑重其事地对霍子卯说:“老霍啊,你就出了那五百元钱吧,老刘家的牛得了不育症了,从此再也不能配种了。”杨县长说完,有意看了刘老汉一眼对村干部说:“告诉大家吧,叫别把牛拉老刘这儿来了。就说是我说的。”说完又意味深长的瞅着刘老汉。霍子卯和其他人一样,先是一楞,忽地就明白了杨县长的意思了。但都没有说话,看老刘的反应。

刘老汉是有名的“尖尖能”,一看县长走过去看牛,就知道瞒不过他。再一听杨县长一说,知道杨县长生气了。再说,杨县长说的话,不是断自己的财路吗?在小刘庄乡,有人敢不听杨县长的政策,但决没有人不听他的兽医理论。是啊,多少人在杨县长的指导帮助下才有了养牛成功、发家致富的今天啊!

“尖尖能”就是奸,一看这架势,知道今天又栽了。但不能每次都这么没面子的丢人,就讨好众人。

“哎!开个玩笑,开个玩笑。我是叫老霍来退钱的,我以后收费要等牛下崽后再收。呵-------呵”。

“这咋行呢,是我不对。没有经你同意就-------”

“好啊!乡里乡亲的,这才对呀”。众人堆里不知谁不等霍子卯说完就出声道。

刘老汉的脸红了!

“厚道是咱庄稼人的宝啊!靠讹人发不了家,靠一只种公牛也只能维持温饱。老刘呐,要想致富还得依靠规模养殖呀!回头我和你再谋划谋划。就这样了。再见!我们看烈娃的牛场去了。”

杨县长边说边笑着和村干部走了。

这就是刘老汉的“讹牛”事件。刘老汉自从这件事后,彻底变了。杨县长给他联系解决了资金,并且委托烈娃给当技术顾问,也轰轰烈烈地搞起了温棚养牛。

看来,构建和谐是需要时间和过程的,也需要人们共同努力的。

信阳去哪治疗癫痫病好
山东那家癫痫医院好
癫痫的放电怎么回事

友情链接:

一偏之论网 | 女衬衣款式图 | 微博刷粉工具 | 分类垃圾桶 | 乳腺导管瘤手术 | 台湾人看大陆剧 | 抗倍特板规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