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辽宁朝阳团购 >> 正文

【百味】一条龙服务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年轻时酷爱文学,看到一作家名言,人名记不清了,大意是:写诗要早,写小说要晚。这会想来,诗是情绪的凝结,年轻人有激情,早了能出好诗;小说靠积累,老年人阅历丰富,写小说,必然出大作品。赶早起来无事,窦守理坐客厅记起这些,暗自调整心态,想写小说。就是出不了大作品,满足兴趣,让日子过得充实也好呀!

老伴看他坐着发呆,泡了杯青茶端来,往茶几上放了说:“今儿个咋不出去活动了?”

他无端地冲她说:“活动了能咋?”

老伴说:“延年益寿么。”

他说:“延年益寿了又咋?”

老伴说:“你退休费高,多领些钱么。”

他冷冷地说:“去,去!忙你的去,让我静一会儿。”

老伴出客厅,撂下一句话:“真是的,越老脾气越大了。”

这时,电视柜上电话的铃铃响起来。窦守理说:“你来接一下。”

老伴说:“你在跟前呢,又是找你的。”窦守理不想接,谁叫他去活动,都没心思去。的铃铃,的铃铃,电话响不停,他还是去接了。拿起话筒,窦守理口气欢快了:“噢,是儿子呀,都好都好,我和你妈啥都好,能吃能喝能睡,精神好得很,你们都放心。啥?你说,啥,啥?你说,你说,我听着呢。”

老伴给他挪近椅子,叫他坐着打,他不断噢,噢,噢。十分钟过去了,才听他说:“全换了?对,我也想通了,难得你们一片孝心,这两天就办,让家里焕然一新。”说办就办。搁了电话,往墙上看挂历。

挂历是山水录,一张一幅山水画颇合他的心境。侄子福海新年前送来一份,都是艳丽的光膀子美女,一张比一张扎眼,后来换上一学生送来的这份山水录,把那份裹废报纸里卖了废品。

老伴走来说:“看啥呢,离你的生日,还有一个月呢。”

窦守理抚了挂历说:“我寻思着,今年不过了,儿女离得远,回来一趟不容易。”

老伴抬下巴顶他:“恐怕由不得你。”

窦守理这才转过脸说电话内容,他说:“是咱娃打来的,儿子说下个月是他的六十六岁生日,六六大顺,要好好庆贺呢。娃给我的银行卡上打了一笔钱,叫去查一下,让把家里的旧家具统统淘汰了,全换成新的。说老两口俭省几十年了,生活环境要上档次,让赶上潮流呢。娃让这两天就去找家具店那位当老板的学生,把新家具订购了,回来过生日,要看到家里的面貌焕然一新呢。”

老伴站跟前问:“不换不成么?”

窦守理说:“我都答应了,要是不换,要伤儿女的心呢。”

虽说家家户户,都不断改朝换代添家具,可提得突然,两老人四只眼,在两室一厅巡视起来。小屋里那对旧木箱,还是李天芝和窦守理结婚时,娘家给陪的嫁妆,女儿在家时住那屋,就说过时早该淘汰了。大屋里的组合柜,一张大床,床旁的穿衣柜,虽是前些年置的,都陈旧不合时宜了。唯有那张玻璃餐桌,两千多元买的,可和窦守理浩劫中经不住消遥突发灵感做的小饭桌放一起,说当纪念品呢,就像身穿西服的人,脚上却穿了一双草鞋。客厅里的沙发和电视柜都旧了,书柜没嵌玻璃门,书搁里面发黄了。真是久住看惯了,细看了吓一跳,新旧不分,现代文明和传统遗物杂陈,儿女们回来不见怪才怪呢?是该换了。

李天芝说:“那就换。”

窦守理说:“我得先把旧家具处理了。”

李天芝说:“对,先把旧家具处理了。”

家里的大小事,李天芝都经心,不一会,她就在小区门口,叫住一个收废品的,引到楼后柴房前,开了柴房门,指着一辆旧自行车问:

“这辆车子,能卖多少钱?”

收废品的看了一眼说:“现在谁还骑车子呢!”

李天芝说:“尚好的一辆车子,就是不叫老汉骑了,才卖呢。”

收废品的问:“能骑不?”

李天芝说:“能呀,老头天天骑着出去。”

收废品的说:“这车子,卖不了几个钱,给你五块钱。”

“啥?几百块买的跑车,才给五块钱?卖废铁也要卖一二十块呢!”

“那你卖废铁去。”收废品的走了几步,回头说:“要不是我的车子该换了,我还不收呢,再给你加一块,行了我就推车子。”

舌战几个回合,最后以十元钱成交了。狡猾的小贩凭着三寸不乱之舌,还想收李天芝家的旧家具,被她拒绝了,李天芝不急着上楼,望着收废品的,看他咋走呀。那人先停下买的旧跑车,骑上靠道沿停放的烂车子——后头还带了只装了啤酒瓶子废纸报之类废品的竹筐子,两只手捉住两辆的车把,刷地一下骑走了,就像表演杂技。绊一跤才好呢,叫你得意!李天芝咒他一句,悻悻地转身上楼。

她往茶几上甩了那十块钱,坐沙发上喘着气,窦守理问:“八百多元买的跑车,才卖了十元钱?”

“可不只卖了十元钱。”李天芝揉了把眼睛说,“一楼老李家一套旧沙发,在柴房外搁了多日了,白给人家收废品的都嫌弃。”窦守理从写小说的境界,回到了现实中,说:“那咱卖屋里的家具,不是白撂呢么?”李天芝坐不住了,陷入了沉思中。却又听老头子说:“白撂还不如送人情呢。”

李天芝懒洋洋地叹里口气:“送给谁也落不下人情那?”说着去她的厨房。

窦守理说:“乡下的福海侄子,自打他爸不在了,他妈跑南方了,没个依靠,不如把家具送给他,叫娃把屋里武装一下,都说开媳妇了,权当雪里送炭呢。”

李天芝依厨房门回头问:“都给福海?”

窦守理说:“都给娃。”

李天芝没吱声,等于默许。

打了电话,窦守理自语道:“这个娃,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。”像上级批准似的,只一句可以么。是该多操心他了,撵厨房和老伴商量收拾归笼用物,说福海答应了,大后天来拉呢。顺便又说去找在家具店当老板的学生,订购新家具,让老伴一块去。老伴让他去,她在屋里收拾东西。

福海是开了一辆大卡车进小区的,和两位伙伴一进门,窦守理一看,又黑又壮的福海,比年前胖了,忙招呼:“看屋里乱得一河滩,来,快坐下喝茶抽烟。”给仨年轻人泡茶递了烟,去厨房对老伴说:“娃们来了,你把厨房的事先搁下。”

李天芝系围裙出来,招呼了,依乡下的习惯说:“我给你们一人打两个荷包蛋。”福海坐着吐了一口烟子说:“不了,东西都腾了,动手搬吧,我们还忙着呢。”往院里的卡车上抬家具。

抬组合柜时,李天芝在一旁说:“慢一点,小心碰坏了。”仨年轻人没言喘,两人抽底子抬,一人扶上边,只顾往屋外抬。抬饭桌时,李天芝又说:“新新的饭桌,玻璃钢面的,没用几年呢。”福海不耐烦了,停下甩打手,叫了声伯母说:“既然新新的,那就不搬了,留下来用吧。”

窦守理说:“你宏哥把买新家具的钱打来了,让都换了呢,要叫我过生日那天,家里面貌焕然一新呢。”

福海说:“那就打电话,给我宏哥和嫂子、姐姐和姐夫说,这些家具,淘汰了太可惜,还是守着旧家具过穷日子吧。”

听见侄儿的话味儿不对,窦守理说老伴:“你一边去,这也舍不得,那也舍不得,到时候儿女和媳妇女婿回来,不抱怨才怪呢。”对福海说:“你们搬你们的。”

福海仍不动手搬,叫了声大伯说:“这些过了时的旧家具,其实我拉回去也没用,搁哪儿都占地方,又碍眼,伯你还是打电话给说,都留下吧,我们也省事,不搬了算了。”

李天芝插嘴说:“拉回去把你屋里武装了,也好说媳妇呀!”

福海不屑地说:“靠这些破烂说媳妇,早把人吓跑了。”

窦守理摆手让老伴一边去,盯着侄儿问:“福海你真不想拉了?”

福海说:“伯,不是我不想拉,实话给你说,租车要掏租金,汽车要烧油,现在油价往上窜,一天一个价,免得白花钱。”

“搬吧,租车费和油钱花多少,伯都给你掏。”

听了这话,福海说:“铁旦、拴娃,你们可都听见了,招呼两人接着抬。铁旦却呶了呶嘴,和拴娃对视一眼,又都瞅福海。”

福海歪脸一看,伯母把伯拽出去,两人进了厨房。仨年轻人伸长耳朵,只听那边悄声说:

“这么多家具白送他,咱咋还出钱呢?”

“就你的家具金贵,人家租车加汽油,难道不花钱!”

“亲兄弟明算帐哩,那也得各算各的,搁明处说清畅。”

“真是个妇道人家,鸡肚子不知鸭肚子事,你没看出来,人家不想拉呢,再说是咱的亲侄子,账能算清畅吗,快闭上你的嘴……”声音低了,听不清了。

窦守理回客厅,见仨人都坐沙发上歇,忙递烟添茶,笑着说:“歇好了就搬,这么多家具呢。”

福海歪嘴抽着烟说:“伯你也歇会,急啥呢!”

窦守理解释说:“不急不行呀,拉走了家具,还得收拾呢,你看这屋里乱的,不收拾咋住人呢?”

福海说:“伯你和伯母,咋凑和都住了,只是屋里腾空了,你们用啥呢?”

“新家具我都订购了。”窦守理说。

“都订购了?”福海烟搁唇边,没顾上抽。

窦守理说:“订购了。”

福海抽了口烟:“伯,那就弄不成了。”

窦守理吃一惊:“啥?弄不成了,搬了半截子,撂下一河滩,你们不拉了?”

福海吐了口烟子说:“伯,不是不拉了,我也作难得很。”

窦守理定住神问:“你作难啥呢?”

福海恳切地说:“伯,实话给你说,不是我不帮忙,村上的搬运公司,实行的是一条龙服务,我也没办法。”

窦守理不明白:“啥,一条龙服务?”

福海站起来说:“伯,一条龙服务你还不懂,就是我们无偿给你搬运消化旧家具,你得购置我们公司家具厂的新家具。”

窦守理没全弄明白:“购置你们的新家具才……”

福海说:“对,对对的,伯是个明白人,要不你一个电话,我们能租上车往城里跑?伯你无论到哪个家具市场去看看,我们厂生产的家具不但质量一流,价格也低,没错的,侄娃子哪敢给伯说假话? ”

窦守理摊开两手说:“可我已订购了呀。”

福海说:“伯,退货的事,包在我身上。”

窦守理说:“那咋办,照你说的办?”

侄娃子让伯拿订单,窦老去找订单,找来找去找不到,问老伴,她却不解:这会要订单作啥呢?

窦守理有点不耐烦:“哎呀人家实行的是一条龙服务,你甭问那么多了,订单你放哪了,快给我去取。”

李天芝犹豫地打开穿衣柜,取了订单,给的心里仍犹疑,脸上不乐意。

窦守理接了说:“你看,多亏了一条龙服务,福海要订单,不然忘柜里,柜子搬走弄丢了,麻烦就大了。”

福海接了订单,看了一眼说:“伯,你看这事弄的,退了货,人家不退订金,你还得掏一份钱呢。”

窦守理说:“既是一条龙服务,肯定得按规程办,该掏的钱我掏,你按单子上的品种,把事一件件办好,伯在这儿谢你了。”

福海说:“伯,没问题,伯母也放心吧。”

给老伴示意取啥东西,李天芝不动,窦守理从墙角的提包里,拿出两瓶好酒,两条好酒,递给侄子说:“办事要按规矩,你可要给伯办好呀。”福海接了烟和酒,交给铁旦和拴娃说:“伯你一百个放心吧。”

窦守理说:“伯放心你,还要看着你闯荡成器呢。钱的事你放心,我都准备好了。掏出银行卡,叫他们先歇着,这就去取钱呀。”福海拉了一把说:“伯你先坐下。”

窦守理不坐,侄子拉他坐沙发上说:“既是一条龙服务,就要服务到家呢。”

窦守理问福海:“还有啥没想到的事,你都给伯操心到。福海说:到时候新家具做好了,我们给你送来了,你总不能把明光闪亮的新家具,摆放在这住了多年的旧屋里吧?”

窦守理说:“你是说买新房的事,儿女们也说过,我和你伯母硬没答应。这要花一大笔钱呢,再说在这住了多年了,左邻右舍都熟了,我们还离不开呢。”

福海对挨他坐的伯说:“不换新房也成,你总得把这旧屋,重新装修一下吧。”

窦守理说:“我和你伯母,咋没想到这一层。把屋里重新装修一下,不知得花多少钱?”

福海自语着铺地面吊顶包门窗粉刷墙面,伸出一个指头说:“十万元打住了。”

窦守理说:“那找装修公司,装修一下。”

福海说:“这活我们公司也包了,一条龙服务么!伯是这样,你和伯母先住到酒店去,其余的事,你就不管了。到给你过寿那一天,你就和伯母,还有宏哥、嫂子、姐姐、姐夫、孙子外孙子等亲人,在面目一新的家里,喜气洋洋团聚吧,到时我给伯提来个大蛋糕。”

窦守理高兴了,从沙发上站起来说:“倒底是亲侄子,想得真周到!”要和老伴商量去住酒店。福海扯他一把,让他仍坐下,说:伯你说风就是雨,话还没说完呢。窦守理不坐:还有啥说的,不就是钱的事么,该花的就得花。福海也站起来说:伯也赶上潮流了。窦守理去给老伴说装修住酒店的事,见她仍犹豫,说不能给我过生日,把你累倒了,过来掏出银行卡说:给,把卡交给你,你租车加汽油的钱,购置家具、装修的钱,都在里面了,你都给办好。给,房门钥匙也给你。

脑外伤癫痫一定会抽搐吗
专治儿童癫痫的医院
女性患有癫痫病后好治吗

友情链接:

一偏之论网 | 女衬衣款式图 | 微博刷粉工具 | 分类垃圾桶 | 乳腺导管瘤手术 | 台湾人看大陆剧 | 抗倍特板规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