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卡乐电子 >> 正文

【流年】落笔成殇(短篇小说)

日期:2022-4-2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很多时候,不是我把文字写成忧伤的模样。而是她长在我的故事里,于是变成了忧伤的模样。可儿在她的日记本里这样写道。

五月的天气很热辣,五月的故事也总是那么热情。但这和可儿无关,她的世界总和外界不在一个节奏上。

可儿痛苦地闭上眼睛,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健壮的身躯,一张英俊的脸。那是在她生命中种下蛊的男孩。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腹部,虽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坦,但是她仿佛看见一条张牙舞爪的蜈蚣从肚子里爬出来,要吞噬她。她感到异常地恐惧、痛苦、觉得自己已经被这条毒虫拖入无底的深渊。她没时间理清爱恨,更没时间后悔。只想怎么才能走出目前的困境。真的没想到童话如此绝情,并且还不相信她。

十月的金秋很美。花城一中的校园已被染成金色。小径上随风坠落的树叶,已然铺就成金色地毯,踏在上面软绵绵地很舒适。阳光洒在落叶上,瞬间让落叶燃起了生命的光辉。没有了凋零的伤悲,反而透着重生的喜悦。一阵风吹来,片片树叶随风舞蹈,就似一只只翩翩起舞的彩蝶。可儿穿着一条白色的小短裙,一双高帮的帆布鞋子,轻盈地走在小径上。高束的马尾在身后愉快地晃荡着,如可儿此时的心境。

难得快乐的周末。以往回家一片死寂。家中的空气都是寂寞的。没有一丝活力,更别说阳光。那个家一年四季都是冬天。自从秦逆天离开秦可儿母女那天起,家里就再没有春夏秋。可儿很怕家里的那种安静。那是一种瘆人的冰冷,让心不自禁地慌乱到不能呼吸。客厅的窗帘从不拉开,室内的光线很暗。妈妈总是坐在沙发上,永远保持着一个姿态。要么拿着一本书发呆,要么深深地长叹,脸上还挂着泪水。电视机开着,可是那种喧闹并没冲淡屋里氤氲的哀愁。反而让家中的忧伤随着电视机发出的声音充盈着整个房间。

今天一回家,窗户全部打开了,阳光照在米色的沙发上,闪着奶油般的光,家中意外地放着音乐,很轻柔温馨。厨房里传来妈妈炒菜时锅铲和锅碰撞的声音,客厅茶几上的花瓶里意外的插着一束漂亮的玫瑰花,散发着浓郁地馨香。可儿的心也如红玫瑰快活起来。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大声叫道“妈妈,我回来了!”“好!快洗洗手,准备吃饭了。”

可儿坐在妈妈的对面,感觉妈妈眉宇间都在微笑。她的心也轻松起来。妈妈几次抬头看可儿,然后又低下头,红晕悄然爬上妈妈的脸,可儿感觉这抹红色很动人。觉着妈妈有话对她说。她耐心地等待着。

“可儿,妈妈想和你商量点事情。不管妈妈说什么,希望你理解,别怪妈妈。”

“好!”

“妈妈准备和一个男人交往,如果觉得合适,就重新组建一个家庭,好吗?”

可儿没吭声。

妈妈继续说:“这些年,妈妈一直沉沦在痛苦的漩涡里,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活着的死人。直到遇见他,我才觉得自己仿佛又活过来了。你已经大了,妈妈也老了。生命太短暂,我已经没有太多的机会,这次我不想错过,你能理解我吗?”

可儿抬头看着妈妈,妈妈脸上写满了真诚。可儿对妈妈微微一笑,轻声说:“我支持你妈妈!这些年我知道你的苦,一直都看着感受着呢。我也快高中毕业了,即将离开家,你也应该有个伴了。”

妈妈满眼是泪,但是眼里充满了笑意。

吃完饭,妈妈给可儿拿出了一条白色短裙和白色高帮帆布鞋。

可儿真是高兴极了!

走在小径上的可儿还沉浸在一种难得愉悦的情绪里。她觉得生活应该要翻开新的篇章了。

她停下来坐在路旁的椅子上,看着天边快没入山里的落日。

“妈妈、妈妈,我要捉住那只蝴蝶。”一个稚嫩的童音传入耳膜。“雪雪,慢点!别摔着了!”一个浑厚的男中音,和一个悦耳的女高音同时响起。转头一看,原来是英语老师一家正在小径上散步呢。可儿不想被老师看见,于是闪到树的后面。

突然间,那种欢愉的情绪消失了。一种失落感把自己包裹得重重叠叠。她觉得自己即将要失去什么,自己会更加孤单。以前妈妈虽然忧伤,家里虽然寂寞。但是妈妈只属于自己一个人。那寂寞的家里,我也是妈妈唯一的安慰。可现在,我得和别人分享。不!不!!这不是我愿意的。可是想着妈妈那动人的红晕,愉悦的眼神,可儿又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。然而她就是抑制不住自己嫉妒与略带不甘的情绪。她又重重地坐在椅子上。

“童话,你慢点等等我!”

“朵朵!你快点啊!再慢,就快黑了,就要打不了篮球了!”

小径上奔跑着一对男女。男孩子健壮而英俊,宽宽的肩,让人有能依靠的感觉,细而长的眉眼让人感觉温柔而不失深邃。可儿的心被猛烈一击。她幻想着,若能靠着那肩膀看落日该多好啊!那宽阔的胸膛应该很温暖踏实,此刻若能在这样的怀里小憩片刻,自己应该不会忧伤了。可儿为自己的想法吃了一吓。那个跑在童话身后的女孩子也很漂亮,穿着一条红色短裙,就像一团火在燃烧。可儿的心酸酸的,牙齿咬着嘴唇快咬破了似的。

花城的四季虽然不太分明,但是秋冬季节的昼夜温差还是比较大,入夜的风有些凉。可儿一个人坐在教室里,手里捏着笔,眼睛呆呆地望着窗外。原本可儿会在家过周末,可是母亲告诉她要交男朋友的事情,为了多给母亲一些时间,她找了个借口,要期中考试了,想回学校复习功课,争取考好一些。但从傍晚起无名的忧伤和失落紧紧地抓住可儿的心。总觉得自己已被这世界抛弃。她无心思做任何事情,可是又不得不找一点事情做。心里总是慌慌的,觉得凄然。除了忧伤就是沉默。这些情绪死死抓住她的同时,脑子里不时会闪现出那张英俊的脸。想着他心里的疼痛似乎会减弱一些。她好似能隐隐地理解妈妈的变化和红晕与那个男人有关,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的力量。把生活在深井中的母亲都能拖出来,看阳光。如若那男孩子也能给我一份这样的情感,或许我就不会这样忧伤了。想到这,可儿的脸有些微微发烫。难道我也遭遇了爱情?转而又想我只见过这男孩子一面,只知道他叫童话,在哪个班都不知道,何况他身后还有一个“红裙子”跟着呢!哎——别想了!趴在桌上,把整张脸都藏在臂弯里。

“童话!童话!别走那么快嘛!到熄灯还有一个多小时,不会耽误你做作业的!”

“花朵别闹了!学习是我主要的任务,也是我现目前的工作,我可和你不一样。”

走廊上传来的对话声,一下震醒了似睡非睡的可儿,她匆忙跑到教室门口,看见童话走进了高二九班的教室。可儿简直不敢相信,这个男孩子居然和自己是同级同学,这意外地知晓,让可儿兴奋不已。他和自己竟然一起进校,一起毕业,还是一个级的同学。可儿一下找到了她和童话的许多共同点。这让可儿觉得童话距离她没那么遥远,自己的期望,似乎也不再是“童话”。忧伤一点点褪去,心里只想多知道一点童话这个人的情况。

正在这时,班里的“话唠”于翘楚抱着篮球走进了教室。

“呦呵,秦可儿认真哦!怎么也想求进步了啊!”可儿本不想搭理翘楚的,抬头间看见了篮球,她鬼使神差地回答了于翘楚。

“没那回事,不就是无聊没事做,在教室玩玩而已嘛。又打篮球了啊!篮球真有那么好玩吗?”

“呵呵,这你就不懂呢!打篮球既可以锻炼身体,又是一个交际平台。”

“有那么深奥吗?”

“那当然!未来的世界决定个人成败最主重要的因素是人脉,其次是身体!这打球有这样大的益处,何乐而不为呢!”

“呵呵,还哲学上了!那你打篮球认识了什么不得了的人没有?”

“那当然!各条道上的人都有。”

“试举一例,你认为最优秀的。”

“我觉得童话是我认识的球友中最优秀的。”

“童话!怎么是童话?!”

“你也认识童话?你不是从不关注学校名人榜的吗?怎么认识童话?看来这臭小子深入你们这些小女生的心里哦!连你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都知道他。”嘿嘿嘿……翘楚一阵坏笑。

“我才不认识他呢!我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特别。此‘童话’和彼‘童话’有啥不同呢?”

“这个童话啊!确实与众不同。人帅气,成绩好,有才艺,有思想,还有成群的女生追着他!哈哈哈……”

“呦呵,看来不应该叫童话,应该叫神话!”呵呵呵,可儿发出了悦耳的笑声。这是她从回学校后唯一的一次愉悦的笑。

“你也会笑?”翘楚很惊讶地看着可儿。

可儿在同学眼里是一个不太会笑的人。虽然没见她有什么忧伤,但她一般都比较沉默,更不会关心身边的一些事情。每次班级或者学校搞活动她都会请假不参加,成绩也一般,又不太爱讲话,总喜欢独来独往,所以不会给人留下特别的印象。若今天教室里坐着其他人,于翘楚也不会和可儿搭讪的。

可儿今天的表现确实让翘楚惊讶!同学快两年第一次听可儿说这么多话。仔细端详这女孩子,柔顺的黑发高束脑后,白皙的皮肤,秀美的眉眼,颀长的脖颈,甜甜的小酒窝,真是蛮漂亮的女孩子!和她的名字还蛮相配的。翘楚暗暗地在心里赞叹可儿。可儿见于翘楚不说话,却盯着自己看,很是惊讶!

“你干嘛?看什么看!”

“其实你蛮漂亮!比童话的小尾巴,花朵朵漂亮!”

“你说啥?怎么把我和什么花朵朵比?花朵朵是谁?”

“真是孤陋寡闻!花朵朵可是全年级男生心中的女神。姓花,名朵朵。漂亮,有钱,热辣,就像一只卖萌的猫!是当地土豪花豹的独生女。很多男生追捧她,可是她就是喜欢童话那臭小子!”

“我咋嗅到一股酸味!”

“我才不是酸呢!那花朵朵只能远观,不可亵玩焉。”

“why?”

“那臭脾气,谁受得了!是背着枪,拿着棒和人说话的主。我才不是她的菜,受不了!”

“那童话受得了?”

“她在童话面前装乖呢!”

可儿喜忧参半。高兴的是,于翘楚居然说自己比花朵朵漂亮。担忧的是,自己的家庭是无法和花朵朵相比。在这个物质的世界里,谁不喜欢有钱人呢!就是学校这个地方,学生这群貌似纯洁的人群也不能免俗。

“那童话的家境也应该和花朵朵家一样吧?”

“NO!童话是寒门子弟,是边远山区来的,还是少数民族。并且家里没有爸爸,只有妈妈和一个已经出嫁的姐姐供养他读书。开始他并不喜欢花朵朵,但是花朵朵追得紧,用尽了一切办法讨好童话,谁能抗拒美女地追求呢!”

可儿突然有一种心疼的感觉,她知道像他们这样的人,心里是骄傲的,更是敏感的,是容不得别人半点轻辱和怜悯,自尊应该就是他们这类人唯一的财富吧!蓦然间觉得自己已成为了童话心灵的知音,她似乎能触摸到童话的内心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我只是觉得童话有些……”

“有些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我只是感觉童话并不快乐!”

翘楚瞪大眼睛看着可儿,嘴成了O型。

自从和翘楚那次谈话后,童话就驻进了可儿的心里。她觉得他们就是同类人,从此也开始关注童话。她会关注月考的排名榜,也会每天下午到操场边远远地看童话打篮球,也会悄悄走到九班教室外偷偷看教室里的童话,时不时还会找于翘楚聊聊童话。尽可能地知道童话的喜怒哀乐。

高中的生活忙碌而快乐。校园的龙卷风一阵高似一阵。如若平静那就不是校园了。

食堂的饭桌上总能听见,这次月考又杀出一匹黑马,这次艺术节又有哪个班得了一等奖。“八大剑客”为了本校女生又在校外大开杀戒,“四大天王”的女朋友频频更换。这些新闻一点也吸引不了可儿。突然邻桌的苏蓓丽压低嗓子说:“你们听说了吗?十班的余萌萌过生日请童话,被童话拒绝,气得狂喝酒,住进医院了。”“那小子真是有魅力,听说这个余萌萌是刑警大队长的女儿呢。”王婉婉一边往嘴里塞饭一边眨巴着眼睛说道。黄豆豆接过话茬说:“其实童话并不想拒绝的,都是那个花朵朵,俨然以童话的女友自居,余萌萌请童话时花朵朵在旁,童话都答应了,花朵朵说童话答应陪她去看电影,没时间去。闹得童话很没面子,但是花朵朵又刚送了童话现代汉语词典,英汉大字典,童话只好婉拒了余萌萌。”“那这样说,余萌萌不是气被拒绝,而是气在花朵朵那里丢了面子。”苏蓓丽轻声说。“谁说不是,余萌萌也是一个呼风唤雨的主呢!围着她转的男生也不少,人漂亮,歌唱得特别好!好像她爸爸和副校长是亲兄弟呢!”“啧啧这样的两个主遇见真是有得一拼。”王婉婉感慨地说。

可儿在旁边听着心里忒不是滋味。她似乎感觉到童话对两本词典的渴望,不忍母亲为了给自己买这些书付出辛劳。还有接受书时的感激与屈辱。她似乎已经感到童话内心的煎熬,为了不辜负妈妈的厚望,为了走出大山,他奋力地拼搏,可是一些必须的硬件却是妈妈无法给的,不得已要接受花朵朵的馈赠。自己并非是攀龙附凤的人,可是很多时候得向现实低头。可儿为童话心疼,更为童话痛苦。于是她更加地关注童话。

她知道她现在根本没有机会接近童话,但是她知道每天下午六点钟能准时在球场看见童话的身影。看见他在球场上的奔跑、投篮,她能感觉他是快乐的,她也为他快乐着。虽然花朵朵一刻不离地跟着童话,但可儿只想远远地看着童话就行了。她每天都用手机给童话拍一张照片,是童话最阳光、最兴奋时的情态。她始终坚信,童话和自己是一类人,最终有一天他们会走在一起的。所以每天她都买一瓶冰红茶拿着,因为她看见童话喜欢喝冰红茶。虽然现在他喝不到自己买的冰红茶,但是终有一天能喝到自己给他买的冰红茶。何况现在他在喝冰红茶的同时,我也在喝,我们俩的感受是一样的,这样的感觉也是幸福的。

哪些方法治疗癫痫有效
北京哪家癫痫医院不错
治疗羊角风最佳的方法

友情链接:

一偏之论网 | 女衬衣款式图 | 微博刷粉工具 | 分类垃圾桶 | 乳腺导管瘤手术 | 台湾人看大陆剧 | 抗倍特板规格